首页 > 资讯 > 人物动态 > 中国顶尖时尚设计师许闯:我好像在这一行里,又好像不在

中国顶尖时尚设计师许闯:我好像在这一行里,又好像不在

2016-04-13 13:51 来源:界面

  不爱服装的人

  不记得是谁说过:“如果你不虚荣,在时尚业可混不下去。” 许闯的工作里好像充满了这样的女人,这让他感到不太现实,“ 我给杂志拍过带着大戒指的女人,很浮夸,我有时觉得我拍不来,哪里存在这种女人!”

  “ 真的有...”

  “ 是么?” 许闯瞪大了眼睛,快要和那幅黑框眼镜不相上下,很有漫画感。

  浮夸女人常常出现在《时尚芭莎》的书页里。芭莎是大刊,有着独树一帜的图像风格——浓烈:女人的红唇、高饱和度的色调、凹到撕心裂肺的腰臀腿...时尚杂志曾在21世纪的头几年迎来过自己的黄金时代,而芭莎正是靠着华丽激发了多少都市女性的购买欲和攀比心。

\
\

  《时尚芭莎》有浓烈的影像风格 图片来源:Trunk Studio

  许闯本质上不认可这种态度,在《时尚芭莎》做时装总监的范晓牧早就意识到了。他们为片子吵过不少架,争执的点小到衣服的褶皱或模特抬头的程度,有时还找周围的人来战队和票选。

  “各自都赢过吧,有时候让了我,他也会不高兴。”范晓牧笑道,“ 老实讲,许闯并不属于传统意义上适合拍芭莎片子的人,每个杂志都有各自的品牌属性。但许闯内心比较抵触框架类的东西,他向往自由一点的。”

  范晓牧很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许闯,是2007年在时尚大厦的第18层。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范晓牧就就觉得挺打动人的,而且那个时候的许闯更帅更瘦一点儿。

  那时候的许闯还不算个时尚摄影师,他还是个刚从英国留学归国且在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的职员,对时尚摄影一知半解。但范晓牧觉得他的作品里已经有了些业内的影子。

  “ 他没有刻意,但他对时尚还是有敏感度的。虽然他平时也不是很爱穿,也没有深刻地研究过时尚。” 范晓牧回忆道, “ 我感受到他内心有深刻的部分,人们常觉得时尚是肤浅的,我自己有时也怀疑。”

\

  《Vogue》又有不同的风格 图片来源:Trunk Studio

  想做纪实摄影师

  不是谁都能做一位时尚摄影师。摄影师分好几种,婚纱摄影、新闻摄影、运动摄影等,日本有个很有名的自然摄影师叫星野道夫,他最后死于棕熊的攻击。而时尚摄影则大不一样,无论是产品还是人像,入门的标准是得对时装有基本的了解。

  玩上摄影是许闯在英国留学时开始的。虽然他的大学专业是多媒体,但因为家里条件并没有那么好,他是一个需要打工挣学费和生活费的80后年轻人。

  “ 我什么都搞过,刷盘子、端盘子、颠勺,所以我做饭还行。” 许闯还做过卧底,帮一个电影前期调查黑工的真实生活,“我在英国的养鸡厂里,把死鸡挂到流水线上,然后掏鸡内脏。”

  除此以外,他也曾把面包放上流水线然后给它们挤奶油,还做过装饼干、装修、火车站清洁工...

  “ 一提过去的经历,就很不时尚。” 许闯停顿了下,“ 我还做过婚纱摄影师,不过我拍的新人都是英国的非法难民,就是偷渡过去的福建人。那些照片除了让他们能够留念,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如果当地的移民局找到他们,要把他们遣送回国,他们就可以拿出那些照片来证明自己已经在当地有家庭了,移民局可能就会酌情处理。”

  其实许闯的梦想是做玛格南图片社那样的摄影师,当“世界的眼睛”,记录历史、战争、社会的变革和人类的尊严。要不然,做个《国家地理》或其他独立杂志那样的纪实摄影师也不错。

  许闯开始给《Vision》投稿,他喜欢这本杂志艺术化的呈现方式,而且还能有钱。

\

  许闯为陈坤的“行走”拍摄 图片来源:Trunk Studio

\

  许闯为陈坤的“行走”拍摄 图片来源:Trunk Studio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撤稿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