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尚网 MSHISHANG.com 时尚界高端时尚门户网站
手机中国时尚网
  • 首页 > 资讯 > 时尚业界 > 时尚界的年轻创意人才为追求更低房租和更高生活成本开始向哪“逃离”?

    时尚界的年轻创意人才为追求更低房租和更高生活成本开始向哪“逃离”?

    时尚业界 2016-08-11 09:26 来源:BOF 我要评论:( 0 )

    QQ截图20160811093052.png

      为追求更低房租与更高生活质量,一波波年轻设计人才离开纽约与伦敦,前往柏林与洛杉矶。这样的人才外流现象,时装产业应该感到担心吗?

      英国伦敦——“对我来说,如果不是家里有这样的安排,我是没可能创办个人时装品牌的,”Iain Logan MacKay说,这位20多岁、土生土长的伦敦男装设计师在伦敦男装周(London Collections: Men)开设设计师展厅。根据2015年全英房屋抵押贷款协会(Nationwide)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伦敦有21%的成年人与父母居住——他也是一样:“我就不用付房租了。”

      伦敦与纽约是全球时装界最大的两个枢纽,是各大品牌、零售商与时装院校所在之地,无数年轻设计师、时尚专业学生与崭露头角的创业者的家园——根据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年度生活成本排名,二城生活成本之高也名列全球第6与第7位。根据房地产公司Countrywide数据,今年5月伦敦一居室物业平均租金为1133英镑(约合人民币现价9803.88元);根据引用3月数据的GoBankingRates研究显示,纽约一居室物业平均租金为2200(约合人民币现价14654.86元)。

      过去10年间,伦敦的年轻创意人才,包括掌握业界新生代创作命脉的时装设计师、摄影师、造型师与作家都在争抢位于伦敦外围租金便宜的区域,从Soho区搬至Clerkenwell、Hackney、New Cross、Peckham甚至更远的地区;在纽约,曾居住在城中繁华街道的创意人士也搬迁到中国城西南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原因包括市中心缺少可负担住房、“千禧一代”迈入婚姻开始定居等社会因素(从而需要更长期稳定的租赁住房)、金融行业等高薪的全球企业高管亦涌至上述地区购买或租用物业,租赁市场因此更为坚挺。

      伦敦的人才也外流至布赖顿、布里斯托尔,甚至黑斯廷斯(Hastings)与马盖特(Margate)以及欧洲其它城市如巴塞罗那与柏林——根据居民生活条件数据库Numbeo,柏林市中心一居室公寓平均租金为662英镑(约合人民币现价5725.66元)。“对年轻创意人才来说,柏林是很理想的家园,因为在那里你有自由去做如此之多的事,而无需担心钱的问题,”现居柏林、此前在伦敦住了4年的德国版《i-D》编辑Alexandra Bondi de Antoni说道,她指的是生活、住房、饮食与城内的外出成本。

      Jonathan Lyon今年24岁,是居住在柏林的英国人。他刚刚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并为时装电影与设计师活动制作音乐。三年前,Lyon自牛津大学毕业后搬到柏林,此前居住在伦敦。“搬家的主要因素是生活成本,伦敦的房租和交通运输成本简直高得不像话,”他说,“房租更低,能让我不那么大的经济压力下好好写作。”

      “在伦敦,我觉得不管你做什么,竞争都更激烈,不管是私人生活还是工作上,都是如此,”德国摄影师和导演Jonas Lindstroem补充道,他曾与Calvin Klein、Fendi、Nike等合作,工作室位于柏林,每月因为工作造访伦敦一次。确实如此,廉价航空也让人们更容易实现在柏林、巴塞罗那等城市与伦敦之间的通勤。截至本文写作时,周二从伦敦卢顿机场(Luton)到柏林舍内费尔德(Schönefeld)机场航班在易捷航空(Easyjet)网站定价为29.44英镑(约合人民币现价254.46元),而周二上午使用伦敦黑色的士进行6英里旅程报价在23至29英镑之间。

      柏林更低的生活成本提供了“精神上与实体上的空间,能让我好好发展事业”,Lindstroem说。这也让他得以考虑开展更多精彩的无薪项目。他最近在柏林为Kenzo拍摄的系列视频,包含类似火、雾与群鸟等效果。“就我们编辑部目前的预算,除了柏林,我们在任何地方都做不到这个等级的效果,”他说。

      与此同时,也有年轻的纽约客正考虑搬到其它美国城市开启自己的时尚事业,值得一提的要数洛杉矶。近几年洛杉矶也因发达整容术与野心勃勃的演员出名,形成了重度痴迷健身、从容放松的生活氛围,并与艺术、时装、电影等社群建立起相互关联。Louis Vuitton、Burberry与Tom Ford也将其最近的时装发布会搬到洛杉矶发布,过去几年里还有Rick Owens、Acne Studios、Saint Laurent和The Row也在洛杉矶开设了新旗舰店。

      “纽约那种活力与注重竞争的精神,在我在没有行业经验20岁出头的时候,激励我成功创业,”Haley Boyd在纽约生活了10年,此间她创办了极简主义穆勒鞋与凉鞋品牌Marais USA,但2014年她搬到了洛杉矶。“这里的生活质量更高,一年四季气候都很棒,日常生活中我能感到轻松自在。生活在纽约这样的城市是很苦的,”她说。

      但如果你想打造时尚事业,纽约和伦敦依旧在市场规模、商业机会选择范围、与米兰巴黎等时装之都的时装领袖关系网等方面占据很大优势。2014年5月,共有7030位时装设计师在纽约大都会区工作,相比之下,根据美国CIT集团与加州时装协会(California Fashion Association)今年2月发布的报告,洛杉矶大都会区有4130位时装设计师;而根据柏林商业技术伙伴(Berlin Partner for Business and Technology)2013年报告,共有600到800位时装设计师在柏林工作。纽约市经济发展局(New York City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数据显示,纽约市时装行业雇用人数为18万;柏林商业技术伙伴数据则显示,2013年柏林时尚产业从业人员为18500人。

      纽约时装周与伦敦时装周吸引了更多人群,也是更多品牌、工作机会聚集之地、有着更深层人才储备,感谢其最开始成为时装之都所带来的集聚效应。尽管柏林租金可能更便宜,但建立时尚企业依旧需要投资。根据英国时装协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去年其合作伙伴为该协会设计师无偿提供100万英镑财政支持。所以谈到对年轻设计师的资金支持时,“德国与英国比起来就差太远了,”德国版《i-D》的Bondi de Antoni说,“所以好的设计师也不在德国了。”

      与Timur Kim共同经营年轻伦敦男装品牌Timur Kim的Tigran Karapetyan表示,在伦敦创业要比在其它城市顺利(Karapetyan是哈萨克斯坦人,Kim则是俄罗斯人)。“你想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已经有人准备好放在网上了,政府方面也很积极为我们做出解释,”他说,“更多技术层面的东西,公司注册什么的,手续比较简单。”

      零售业也是纽约和伦敦的强项。根据地产服务与管理公司仲量联行(JLL)排名,2015年四大“超级都市”——东京、纽约、伦敦、巴黎包揽全球排名前30的城市零售销售额的25%(但柏林、阿姆斯特丹等城市不在排名之中)。“柏林是起步的好地方,但在伦敦这样的城市进行后续发展更加合理,”时装电影顾问、柏林时装电影节(Berlin Fashion Film Festival)创始人Niccolo Montanari说,他在柏林生活6年后搬到伦敦。

      现居柏林的摄影师Matt Lambert客户包括Givenchy、Gucci与英国时装协会,他表示柏林的时尚产业“不能也绝不会”与伦敦和纽约竞争。“谈起时尚,几乎没有什么地方能够与纽约、伦敦和巴黎在品味或预算上竞争,”他说,“如果不能与这三座城市中至少一座发生联系,不可能会有今天的我们。几乎所有的时装编辑都与伦敦方面合作。”

      在年轻创意人才中,这座城市被Jonathan Lyon描述为“具有独特惯性的城市,人们能在这里,用很长的时间专注去做很少的事。”Bondi de Antoni也赞同,表示柏林“的低生活成本会使有些人偷懒……我认为这个差别很明显了。在伦敦,你必须集中精神做好你自己的事。”

      还有人认为,投资能催生与伦敦与纽约在产业与创新方面的“另类”竞争城市。今年秋天,东伦敦面积达2.5万平方英尺的共享工作空间Second Home将在里斯本安置第二个“家”。“里斯本也让我感到了2010年建立东伦敦科技城(Tech City)项目时同样的兴奋感和巨大潜力,”公司联合创始人Rohan Silva说道,他曾在前任首相卡梅伦政策团中工作。尽管他承认葡萄牙首都的创业经济规模“相对较小”,Silva打赌有了投资,里斯本也能“成为世界领先的创意创新中心之一”。

      然而,随着伦敦和纽约地产租金继续攀升,城市士绅化(Gentrification)也改变了都市面貌,为原本废弃贫穷的都市区域“改头换面”,重新带来公共生活与随性创作场景,以及有机食杂店、连锁店等生活便利措施。这些转变会否削弱时装之都对年轻创意人士的吸引力?在手工咖啡馆与精品店中间,还会有空间发展过去数十年孕育出时装运动与伟大设计师的另类场景吗?

      “我发着这些都很保守。每次伦敦又冒出了新的街区,来来回回都在重复高街文化——搬进来的都是随处可见、一模一样的门店,”《Fantastic Man》执行主管Megan Wray Schertler说。Wray Schertler来自纽约,曾就读中央圣马丁(Central Saint Martins)并在伦敦为《Marie Claire》工作,此后因“工作文化”与生活质量移居阿姆斯特丹。

      但尽管伦敦与柏林或阿姆斯特丹之间依旧存在巨大鸿沟,洛杉矶在时装界积累的信誉正迅速赶上纽约。时装摄影师Justin Chung的客户包括J.Crew、Warby Parker和Rent the Runway,在布鲁克林住了6年,去年5月搬到了洛杉矶。“提供的工作机会差不多,”他说,因为许多自由职业者来回这两个城市进行工作。

      凭借Burberry、Saint Laurent等高知名度品牌在洛杉矶举办令人印象深刻的活动,设计师展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年轻的洛杉矶精品店与本地品牌越来越有吸引力,更多在纽约工作的创意人士开始在问:西海岸是不是要比这里更好呢?

    更多精彩,欢迎扫描关注中国时尚网官方微信公众号【D-SHISHANG】!

    原文地址:http://news.mshishang.com/a/20160811/117504.html

    如果你也想被报道或推广,请戳这里